[现代AU] 时间的转角

- 主楼诚,有台丽

- 一个有语言、美食和艺术的日常AU

注:互攻预警,一发完



番外一

那些,我想对你做的事



明楼醒来时,明诚还睡着。

 

四月的阳光明媚而温暖,洒在他们此时盖着的薄被上,映出一层柔和的光。他看了看床头的小闹钟,快九点了。

 

从日内瓦回来的第二天,他们都还没把时差倒过来。前一日晚上两人躺在被窝里聊天,怎么都睡不着,这会儿日上云端,又谁都起不来。他们睡得都不太好,一闭眼,梦里还尽是三天前参加最后一场国际会议同传工作时的一幕幕。

 

在瑞士工作的一年里,他们克服了一个又一个困难,接受了一次又一次挑战。两人如今的专业水平都达到了新的高度。离开日内瓦前,明楼在碧波荡漾的莱芒湖畔对明诚说,这一年,在这里,在你身边,我的世界变大了好多。因为你,我和许多不曾期盼的美好相遇了。

 

白色的天鹅振翅掠过湖面时,他有些激动地紧拥着自己的青年,在他耳边说,谢谢,阿诚,谢谢你。

 

阳光益发温暖,身边的人动了动。他轻轻咕哝一声,往明楼怀里靠了靠,胳膊搭在他腰上而后慢慢收紧。越来越紧,两人离得越来越近。明楼背对着窗,为明诚遮住刺眼的光。他的青年往他怀里又缩了缩,十分依恋地轻轻蹭着他的肩窝。

 

那依恋里还带着几许不安的确定。明楼把他紧紧抱住,一只手安慰似地一下下在他的脊背上拍着。

 

这一年时常有这样的状况。国际会议同传工作压力大,明诚在这方面经验不及明楼,工作结束后往往难以马上调整状态,放松下来。神经紧绷持续至深夜,就常有不安涌上心头。睡梦里,他会本能地抱紧明楼,有时还会半梦半醒地轻唤一声“哥哥”。这样的时候,明楼总是紧紧地抱着他,安慰着,直到他放松下来,再次安睡。

 

怀里人的不安渐渐退去,他身子渐沉,搂着明楼又睡了过去。

 

再睡会儿吧。入梦前,明楼依稀这样想着。怀中的温暖依恋令他沉醉,不知不觉就同自己的青年一起,又入了梦乡。

 

两人再次醒来时,已近中午。明诚看着床头的小闹钟很是懊恼。明楼问他要不要再睡会儿,就听他有些愤愤地回:“不睡了。再睡时差倒不过来了。”

 

他边说边起身换衣服,收拾好后,问明楼:“你中午想吃点什么?我给你做饭去。”

 

“吃什么都行。你做的,我都爱吃。”

 

 

午饭做得很家常。明诚用白萝卜清炖了一锅排骨,炒了盘花菜,拌了碟青笋丝。

 

他们前一日到家时已经傍晚。明诚收拾完行李就赶紧去了超市,可下班时段人多菜少,他在超市里挤进挤出,最后也只是将就着买了点儿。晚饭还算丰盛,留给翌日午餐的食材就不那么多了。明诚看了看冰箱,打算出去再买,被明楼拦住。明楼舍不得明诚再奔波,就劝他随便做点,说他做什么都好吃,做什么自己都爱吃。

 

明诚做菜味道的确好,特别是在家里,普通的食材、普通的调料、普通的水就能做出一种令人眷恋的味道。他们在瑞士时,大部分时间吃的还是西餐,偶尔周末在住处炖炖菜、煮煮汤,却总觉得少了点什么,而那少了的东西,直到此时此刻几口汤水、几块排骨下肚,他们才觉得总算又找了回来。

 

那少了的东西,便是家的味道。它留存在舌尖,融入于血脉,让人依依不舍,恋恋不忘。

 

现在,他们终于回家了。

 

可回家,有时也意味着重新调整状态,开始新的忙碌。

 

吃饭时,明楼就问起回国后的工作安排。明诚看着自己手机里的日程,一样样给他缕着:下周外语学院办了经验分享会,邀请他俩为学生们分享在UN的工作经验。分享会周三一场,给MTI学生,周五晚上还有一场,给本科生。明楼的工作下下周正式开始,明诚下周则约了导师聊研究进度,之后准备准备也就开始干活了。

 

除了这些,下下周,大姐和明台从上海回来。大姐得知他们回国,原本是打算这周就回来的,怎奈明台在杭州忙着新成立的分公司的各种事务,要等到下下周才完事,她便决定在上海多等等,等明台忙完了再一起回来。

 

两人边吃边聊,明楼听着安排,对明诚说:“这样,你下周提前订家好点的餐馆,要烤鸭做得好的。小家伙每次在外面待久了,回来最想吃的总是这个。”

 

“行。刚巧有个朋友给我推荐了一家,过几天我先看看去。”

 

“嗯。”明楼应着,忽然想起了什么。他抬头看着明诚,眼睛发亮,神情中有种莫名的惊喜和愉悦。

 

他目光锁着明诚,蓦地笑了:“就是说,这周我们俩都没什么事儿了?”

 

明诚反应了一下,想想还真是:“这周的确没什么事。不过,我得开始看资料了,得尽快把中断的研究接上。”

 

他说着,明楼就一直在看他,目光灼灼,柔波掩映,一双深邃的眼眸里似乎有种说不清的情愫。他加深了嘴角的笑意,问明诚:“难得这样一个星期,没什么工作,大姐和明台又都不在,只有我们俩。你就不想,好好利用它一下?”

 

低沉的声音在说道“只有我们俩”时,萌生了一层暧昧的湿气,它变得异为柔和,柔和里还带着几分魅惑。

 

可即便如此,明诚看着他,还是有些半懂不懂。明楼于是耐下心来,开始慢慢引导。

 

“我是说,难得这样一个礼拜,我们可以做点两个人的事。”

 

“两个人的事?”明诚脸颊跟着有些发热,“……两个人的事……你对我做得还少呀?”

 

“不是你想的那样。”明楼说着,拉过明诚的手,把它放在掌心里摩挲。他依然望着自己的青年,目光温柔,“我一直在想,你有没有什么想对我做,却一直没做的事,或者,你觉得我应该做得再好些的事。如果有,我想你告诉我。”

 

这让明诚有些意外。他望着明楼,眼里映出了光。那团躲藏在心中的柔软情丝,此时正被撩拨得渐渐舒展蔓延。

 

他静下心来想了想,而后对明楼说:“其实,还真有。”

 

 

下午,两人回院里报到。报完到,明诚和导师聊了几句,就随明楼下了楼。春日的校园飘着柳絮,阳光穿过高耸的白杨,把绿意晒得透亮。明楼问要不要回家时,明诚就挽起他的手,摇了摇头,而后拉着他在校园里逛了起来。

 

学校里的花都开了,天气和暖,处处飘着淡淡的芬芳。他们穿过图书馆前熙攘的人群,来到一条僻静的林荫道上。林荫道很静,树影斑驳,鲜有人经过,风起时只有白杨飒飒地响。他们在这条路上走着,谁也没说话,只是手挽着手,静静地走,偶尔有人骑着自行车迅速经过,也不曾在意。

 

蓦地,明诚停了下来。他借着惯性把明楼往自己身边一拉,在他还没反应过来时,就揽住他的腰,一下子把他紧紧抱住了。

 

又是一阵风拂过,光影撩晃,白杨飒飒。

 

树荫下,明楼抱着明诚,在他耳边低声问:“怎么了这是?弄得跟学校里那些小情侣约会似的。”

 

明诚听着没说话,他将自己的头埋在明楼颈肩,把明楼抱得更紧了。

 

报复性的紧,钳得明楼腰疼。

 

他很快会了意,一只手一下下抚着明诚的背:“行,约会。干脆,咱俩今天就做一对儿令人艳羡的校园情侣,敢不敢跟我到人多的地方显摆去?”

 

这句话不说时,是明诚小小的任性。这句话说出来,他便有些不好意思了。

 

可不好意思归不好意思,气势不能输。明诚稍稍离开他,理了理自己衣服:“行啊。你要是没意见,咱俩就显摆去。”

 

说着,他便拉着明楼往篮球场方向去了。

 

 

下课铃响了,校园里人一下子多了起来。他们穿过那条林荫路,来到篮球场边的小卖部,在那里买了两瓶北冰洋,而后就坐在一旁的长椅上边喝边休息。

 

英语学院离这里不远,一群本科女生下了课,就把小卖部叽叽喳喳围了起来。她们在那里买汽水和冰淇淋,一边买一边不时往他俩那儿看看,在露出几许意味深长的微笑后,又回过头去,交头接耳,窃窃私语起来。

 

他们是在瑞士工作时,抽空去英国注册的。这件事知道的人不多,但在八卦能以光速传播的大学校园里,它恐怕早已不是什么秘密,只是当事人没回国前,无法进一步“证实”而已。

 

几个女生拿出手机,指尖在光影上飞速点了一会儿,就又招来了一群同伴。她们或惊讶或失落地咋咋呼呼了一阵儿,便又专注起自己的手机来。

 

不消多想,这消息过不了多久,恐怕连远在东面翻译司的王天风也能知道了。又或许,他已经知道了。

 

明楼看了看不远处那群孩子,又看了看身边自顾自喝着汽水的明诚,嘴角漾开了笑。

 

这下,他这块领土的归属问题,也算非正式地对外宣告解决了。

 

他心里美还来不及呢。

 

 

喝完汽水,两人便沿着篮球场慢慢地走。西面的云此时在霞光的映照下,泛起璀璨的橘色。隔着围网望去,球场里一群男生正在打球。

 

读本科时,明诚也特别喜欢打篮球。只是那时,他们因为那场无果的告白,都或多或少、有意无意地彼此疏远。明楼镇日在外交部里忙,明诚就闷在大学里读书,两人周末都很少回家,明楼就更是一次也没有在这里陪明诚打过篮球,更不用说像现在这样在校园里逛了。

 

想到这儿,明楼心里有些酸楚,他拉住明诚,刚想开口说什么,就听明诚说:“其实,我早就想和你像这样在学校里逛逛了。”

 

明楼握着明诚的手紧了紧。他看着自己的青年,满是歉意:“你要是愿意,以后下了班,我们就不急着走。学校里有食堂,我们可以吃完了在这里逛一逛再回家。过些日子天暖和了,你要是愿意,我还可以陪你打打篮球……”

 

他望着明诚,很是关切,再细看去,那双好看的眸子里竟有了些微的水光。

 

可明诚却笑了,不大在意地摆摆手:“行啦,偶尔逛逛得了。我最多也就是想,稍稍弥补下大学时代的遗憾罢了,又不是非得每天吃完了饭,在这儿遛食。再说了,学校食堂你吃得惯?圣女果炒西瓜你吃得下?”

 

“尽胡说。咱们院哪儿做过那么夸张的菜?”

 

“你还别说,前些日子真出过那么一阵。”明诚说着,翻出朋友圈一位小师妹的照片,“有图有真相。”

 

两人看着照片都笑了。明诚心情愈发舒畅,也来了精神,他拉着明楼倒着走了一会儿,嘴角处洋溢着明媚的笑意。

 

“这就是你想对我做的事?”明楼问他。

 

“算是吧。第一件。”

 

明楼笑了:“去打会儿篮球吧。我陪你。”



走AO3



夜深了。两人洗过澡,又躺回了被窝。那六小时的时差不知为何,又发生了效用。两人彼此依偎着,浅眠了很久,发现还是睡不着,明明刚才已经很累了。

 

明楼翻了个身,平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蓦地问:“阿诚,你到底还有多少想对我做,却没做的事?”

 

话音未落,便有了些窸窸窣窣的声音。明诚也换了个姿势,趴在了明楼胸口。

 

他亲吻着那里,那片可以轻易听到心跳的地方。

 

就像有魔力一般,那些吻让明楼觉得整颗心脏都热了起来,不禁有些恍惚。就在这时,他听到了同样具有魔力的声音:“别着急,还多着呢。多到……我得用一辈子的时间来和你做。”

 

明楼无声地笑了,指尖插入明诚的发丛,一下下抚着。

 

半晌,他说:“那就让我用一辈子的时间,陪着你做吧。”





Notes

有时候,我也常这么想:别那么家国大义了,我只想看他们谈恋爱。不是因为别的,是知道他们太苦了。所以,让他们在那么多、那么多美好的AU里,幸福地生活吧。


PS: 简书把我冻结了,之前发的文里还有两章外链在那里,之后会搬到AO3上去。


让我冒昧地艾特下大家吧~给《时间的转角》写了个番外,一发完

 @做枚傻瓜 快乐吃瓜   @naruto6471(新号)   @白露未晞  @如此许谁向我看  @夏  @洁   @苏檀  @ranran  @糯糯糯米慈  @泽先生  @三角窗外  @玖君  @ppmm  @龟宝之姬  @大号米虫  @桃子小公主  @二二   @吃饱等饿  @黯羽   @jindongyaya  @533  @沁墨  @mimi剑雨秋霜 


评论(44)
热度(142)

© Nocturne 寄余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