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AU] 时间的转角

- 主楼诚,有台丽

- 一个有语言、美食和艺术的日常AU

注:本章主台丽;



10. Sour and Sweet


下午,明台排练完后便去了Le Coin du Temps。他去店里,是为了预定几天后一顿比较特别的午餐。

在磨了那位投资人几个月之后,明台终于琢磨出他一直抻着不见的原因:这投资人并非对公司没有兴趣,恰恰相反,上半年,他在投资过一部国产动画电影后便得知,经Vanguard培训过的学生中,已有人成功申请到自己母校CalArts的动画专业,随即便对Vanguard产生了很大兴趣。

但如果一定要问为什么,那恐怕就是这人多少还有些贪心——如果他并不知道明台与明氏集团董事长明镜之间的关系,那么现在,明台恐怕早已将这笔投资款项落实了。这位投资人拖了那么久不见明台,实际就是在等这投资背后的额外“红利”。

和明镜提起这件事后,后者却显得十分爽快,表示人家既然想广结善缘,那见见倒也无妨。在明台第N+1次联系过那位投资人后,对方果然立即要求见面了。不过明台也不吃素,只说那天姐姐刚好有些空闲,可以一同出来吃个便饭。

“事情呢,差不多就是这样了。”在Le Coin一层离后厨最近的餐桌边,明台把预约午餐的前因后果和曼丽详细地讲了一遍。

曼丽坐在他对面,一边听着他的话,一边做着笔记。午后的阳光透过餐桌不远处的落地窗投下柔和的光,曼丽一席白色工作服静静坐在那光里,灵巧的身形与认真的神情映出一种别样的魅力。

明台看着,不自觉便入了迷。

察觉到自己快要把正事儿给忘了,明台赶紧喝了口水,清了清嗓子,继续说:“这位投资人呢,早年也是动画专业出身,后来改行做了电影和电视剧发行人,现在有自己的公司。我就是想着,能不能到时候有道特别点儿的菜,即应景,又能有助于传达我们的合作意愿?”

曼丽盯着自己的笔记本,想了想:“你说他是动画专业出身的?”

“对,早年好像还在美国工作过。”

曼丽放下笔记本,像是在回忆什么,没多久便笑了:“行了,包在我身上吧。到时候一准儿给你个惊喜。”

明台听她这么说很是高兴,但还不忘打趣:“你确定是惊喜,不是惊吓?”

曼丽调侃道:“就算是惊吓,你明少爷不也得受着么?”

明台闻言,立刻做了个“别啊”的央求表情,却把曼丽逗乐了:“哎呀,你放心啦,我现在好歹也是经历过外交早午餐会的厨师了,不会做什么出格的菜的。再说,我还有你大哥管着呢不是。”

明台听着便笑了,说话的声音都跟着甜了起来:“我当然知道了,就是开个玩笑嘛。”

他们随后又聊了些别的,比如曼丽近期学习法语时遇到的几个难点要怎样克服,最近有哪些好看的电影和艺术展,今年春节打算怎么过等等。说到春节,曼丽原本清爽的神情很快黯淡了下来。明台知道,提起春节,并不是所有家庭都会像他们家那样,总是充满喜悦与期盼,有些人家,亲人之间见面往往比不见还要来得折磨人,就比如,曼丽与她的母亲,还有继父一家。

想到这儿,明台抿了抿嘴,而后看向曼丽,很认真地说:“曼丽,要不今年春节,你来我家过吧。我们家你也知道,其实现在也没什么亲戚了,就还有堂哥一家,可他们一家都在上海,我们也都是等年后春运结束了再过去看的。因为这样,差不多每年春节,我们家都是我们四个一起过,有时候太忙了,甚至连人都凑不齐,今年你要是能来,我们家一定能再热闹些。”

他说完,便看到坐在对面的曼丽露出了些许失望的神情。明台很快意识到自己是有多蠢——他这个提议,但凡一个女孩儿听了都会问句:你让我跟你回家过年,我以什么身份跟你去?总不会是“朋友”吧。

气氛开始变得尴尬。为缓解这种尴尬,明台努力岔开话题:“其实现在也挺流行春节期间出国游的,你要是觉得过年没意思,也可以选择出国散散心。”

这话说完,他立时就想扇自己两个巴掌。

曼丽果然生气了,冷冷地说:“明少爷,你说完了吗?”

明台没办法,只好点点头。

“那没什么事儿的话,我先回去工作了。过两天,我会把午餐会的菜谱发给你,到时候你确认一下。”

“……好吧。”明台不情愿地应了一声。

见曼丽这就要走,明台也跟着起了身。看着她将要离去的身影,明台不知哪里来的勇气,又蓦地喊住了她:“曼丽!”

尽管已有些不耐烦,但曼丽还是转过了身。不知为什么,她隐约觉着明台接下来可能要跟她说些事,一些很重要的事,甚至可能是她这几个月来想去期盼,却又不敢去期盼的事,因而也就站在那里,耐心等待着。

然而那些她期盼的话,在快到明台嘴边时,还是莫名其妙地卡在了他的喉咙里。他看着她,支支吾吾了半天,最后也只是为刚才的事道了歉,希望她别介意。

曼丽看着他,只觉得特别失望。她冷静下来,内心的期许也随即渐凉。

她轻轻叹了口气:“明少爷,你想多了。我没那么小气。”

说完,便往后厨方向走去了。


明台走后,曼丽没有直接回后厨。下午,店里顾客不多,她在吧台要了杯长岛冰茶,正打算去员工休息室里冷静一下,却被正经过的皮埃尔叫住了。

皮埃尔挑着眉,望着刚刚明台离去的方向,叹了口气,很少有地用他那发音并不算标准的中文说:“那小子真是明楼的弟弟吗?怎么这么——呃,那个词怎么说来着——对,怎么那么怂。”

曼丽有些不解地看着皮埃尔,想知道他为什么这么说。

“从他第一天见到你,我就知道,他对你一见钟情了。”皮埃尔说,“这要是在法国,现在没准儿都开始讨论婚礼怎么办了。”

对于皮埃尔这个结了婚又离婚,还经常因此称自己是“过来人”的单身汉所给出的情感建议,曼丽总有些怀疑。她看了看他,也叹了口气:“您说的这种也有点儿夸张了。现在很多男生都这样吧。我能怎么办?”

“再给他一个机会呗。我觉着,他刚才就是想跟你表白的,结果一怂就没说出来。他现在好像还没走,在街边抽烟呢。你可以去试试他,要还这么怂,我建议你就别考虑了。”

曼丽听进了皮埃尔的话,却还是有些将信将疑。她走出餐馆,来到大街上,看见明台果然一个人在街边的吸烟区抽烟。

天很冷,阳光却意外地好,即便如此,北方冬日的风也不减丝毫锐意。穿着不算厚的工作服,曼丽打了个哆嗦。她缩着脖子,走到明台跟前,喊了他一声:“明台。”

“哎呀,你怎么出来了,这外面儿多冷啊,怎么也不穿件外套啊。”明台说着赶紧掐了烟,将自己身上厚厚的毛领棉袄脱下来,给曼丽披上。

“明台。”曼丽很认真地看着他,“你刚才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跟我说?”

一瞬间,明台露出些许惊讶的表情,曼丽看着,心里跟自己说,如果这一次他告白了,她就答应和他在一起,如果没有,那么以后她就得慎重考虑了。

明台抿了抿嘴,望着曼丽的眼神渐渐严肃起来。他深呼吸一口气,说:“是,我刚才的确有话想和你说。那句话我想说很久了,但说出来,真不是件容易的事。”

他依然望着她,愈发地深情:“曼丽,我想跟你说,我喜欢你。第一次见你的时候,我就被你深深吸引了。这几个月的相处,让我越来越肯定这一点。我喜欢你,请……请你给我一个机会。”

话说完,明台平生第一次有了种生杀大权由人掌握的感觉。此时,他看着曼丽的眼神又从深情变成了看起来有点可怜兮兮的乞求,像是希望对方看在他这么努力的份儿上别给个太糟糕的结果。

曼丽到底还是被他逗笑了:“行啦。给你个机会。”

“真的?那太好了!”明台笑了,笑得特别开心。

“不过,话说在前头。”曼丽说,“这回我给你个机会,是给你个机会让你追我,要不要跟你在一起,那还得看你之后的表现。”

“行行行,怎么都行。”明台说着,又想了之前的事,“那……今年春节要不要来我们家啊?”

曼丽这时脱下了外套,把它递给了明台:“我考虑考虑吧。”

“好好好,你考虑考虑。”明台换上外套,毛茸茸的领子配上他此刻的笑容,活像一只摇着尾巴的小狗。

曼丽看着便笑了,却也没把话说死:“不过,我也没准儿会趁放假去趟巴黎。”

“没事儿,没事儿。”明台跟着说,“你要是去巴黎,这个春节我就拉着我大姐、我大哥,还有我二哥一起去巴黎过,到时候我们去找你。”

明家人的脑回路果然异于常人。曼丽想着,嗔道:“行啦,别贫了。我回去上班了,下周你可别忘了带客人来店里,这是正事。”

明台听着,一个劲儿点着头:“一定一定,我一定不会忘的。”


没过几天,那位投资人果然赴了约。不过,他还是迟到了。当他跟随侍应穿过餐馆一层用餐区,来到预定餐桌前时,明台和大姐已等在了那里。这位投资人一见到明镜就寒暄起来,但没想到的是,他健谈又很有风度,随和的态度里带着恰到好处的讨好,谈话中时而神来之笔一般的幽默感倒是让明镜颇为舒心。

明台在一旁看着,却不禁撇了撇嘴,心想这人态度变得倒也真快,上个月自己联系他时还拽得不行呢。

他们又聊了一会儿,明镜也渐渐听出了投资人的意向:这位投资人不知事先从哪里听来的,知道明氏有向文化业发展的意愿,即顺着明台这根杆儿攀了过来。明镜想了想,便和那位投资人打起了太极,说明氏的确有向这方面发展的意愿,并且一直在留意适合的合作者,但毕竟,明氏这项决定是个大举措,合作者自然也要精挑细选,得找熟悉的,能知根知底是最好的。

这位投资人一听就明白了:明镜言下之意,是要求合作者之前与明氏有过一些合作经验,而且还得是相对成功的。他知道自己一时半会儿搭不上明氏这条线,便转头看了看明台,之后很快就与明镜聊起了自己对Vanguard的了解与兴趣,以及对公司未来发展的计划与期许。

不一会儿,侍应将一道道精美的菜品端了上来。三人边吃边聊时,明台看着坐在自己和姐姐对面的投资人,不禁有了些许感慨。

这位投资人其实很年轻,家境也不错,早年在美国读书时也曾有过自己的宏图远志——希望自己能在美国人才济济的动画行业中立足,希望经过不懈努力,自己也可以做出世人瞩目的优秀动画作品。然而,命运却总是将人裹挟,把他们带到不知名的未来。之后的人生中,这位投资人的沟通和理解能力远远超过他在艺术上的天赋。他开始频频往返于洛杉矶与北京之间,为国内各种大制作牵线搭桥,也为自己开拓的新事业赚足了资本。而他的另一位高中同学,却从国内一所大学辍学后苦熬十年,最终做出了自己的动画电影。

而这件事打动明台的,是这位投资人刚刚投资的动画电影,便是他同学的这部。

他想,这人心里到底还是有什么东西,没有凉。

不一会儿,午餐会最后一道主菜被侍应呈了上来。这道菜由一道法国传统菜改良而来,一个10寸左右的铜制平底锅中,西红柿、香蕉西葫芦、黄瓜和茄子切成的圆片依次码成色彩丰富的螺旋状彩圈,和蒜蓉、胡椒、洋葱一同炒制过的番茄酱则配合着翠绿色的罗勒叶点缀其上,带出令人愉悦的视觉印象与浓郁味道。

“这是Confit Byaldi,三位请慢用。”侍应简单介绍过菜品后,便将配合这道菜的香槟依次倒入三人的酒杯。

这时,投资人看着眼前的菜,不禁惊讶道:“这……这是‘群英荟萃’吧。”

他说完,抬头望向正为自己斟酒的侍应,侍应从容地点了点头:“没错。在2007年Pixar的动画电影‘Ratatouille’中文版中,这道菜的确被称为‘群英荟萃’。制作这道菜的我们的副主厨交待过,说今日三位的聚会正可谓群英荟萃。她希望借这道菜恭祝三位事业顺利,合作愉快。”

投资人立刻面露欣喜,称赞道:“你们真是太用心了,一定要代我感谢你们的副主厨。”随后,他马上举起香槟杯,对明镜和明台说,“今天,能跟二位一起吃这顿饭,是我的荣幸。其实呢,Vanguard我也早有兴趣,明董事长请放心,我相信之后我们之间的合作会非常顺利的。”


事情谈得差不多了,那位投资人因为其他一些事不得不先行离开。他走之后,明镜品着店里的咖啡,将一个侍应叫了过来。

“能不能把你们今天负责这桌菜的副主厨帮我叫来。这次的午餐非常棒,我想见见你们那位副主厨,当面感谢她。”她说。

对于高级餐厅来说,顾客因对菜品满意,当面感谢或称赞厨师的事很常见,因而侍应很快应了下来,到后厨找曼丽去了。不过此时,想到大姐即将要和于曼丽见面的明台,却莫名感到有些紧张。他下意识地用一只手搓着另一只,不一会儿便见曼丽一席白色工作装出现在了自己眼前。

曼丽梳着丸子头,只化了一点很淡的妆。手因为刚刚在凉水里泡过,有些红肿,被她背在了身后。她面带微笑,神情谦逊而自信。见到明镜后,她亲切又礼貌地打了招呼:“明董事长,您好。我是Le Coin的副主厨,于曼丽。”

此时,听着曼丽清甜的声音,看着她秀美精致的模样,想起刚刚自己吃到的菜的味道,明镜没来由地便心情愉悦了起来。她看着曼丽,不自觉地笑着点点头,自言自语似地轻声说着:“好,真好,真是个好孩子。”

下一秒,她想这话可能有点儿不合适,又赶紧换了说法:“曼丽啊,今天的菜做得真不错。我早听说你又年轻又有天分,我大弟弟在家里也经常夸你。今天见了,真是果不其然。以后来店里,我就吃你做的菜了,好不好呀。”

曼丽听着,轻轻笑了:“明董事长若不嫌弃,您到时候想试哪道,我就给您做哪道。”

“好,那就这么定了。”

曼丽爽快的性格让明镜特别开心,不自觉地,她就想和这个小姑娘再拉近些距离:“还有啊,以后就别叫我‘明董事长’了,我可没明楼那么多规矩,叫我大姐就行了。”

明家长姐的亲切与平易近人让曼丽既意外又安心,她笑着应道:“好的,大姐。”


曼丽走后,明台赶紧凑到姐姐跟前儿,笑呵呵地问:“大姐,大姐,你觉得于曼丽怎么样?”

这几个月,明台其实没少和明镜说大哥店里的人和事儿,当然,也没少借着这些人和事儿,突显曼丽人有多好,厨艺有多高超。明镜听了这么久,早就明白了明台的那点儿小心思。

她看着明台,嗔道:“‘怎么样’?你有空儿问我,你倒是赶紧追啊。”

“啊?”

纵然平日里明家小少爷对人情世故的反应速度极快,但对于姐姐这种极其跳跃式的回答,他还真是一时半会儿没反应过来。

明镜此时有点恨铁不成钢了:“哎呀,我是想说,曼丽给我的印象挺好的。再说这几年,她一直跟在你大哥身边儿,你大哥教出来的孩子怎么样,你还不知道吗?我又有什么好担心的?”

她顿了顿,沉了声音,很认真地对明台说:“其实前些日子,明楼跟我说起过这孩子,说她踏实、刻苦,人也特别好,你也很欣赏人家。我们呢,也算是商量过了:这件事我和你大哥没什么意见,就看人家愿不愿意了。”

明台这时听着眼睛都亮了,他赶忙对明镜说:“行,有大姐您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我保证,一定努力赢得曼丽的芳心,争取早日让您喝上弟媳茶。”

听明台这么说,明镜心里也泛起了丝丝甘甜,不自觉便多说了几句:“你呀,别光知道贫,得付诸行动,知道吗?你大哥和二哥都有着落了,等你再安稳了,我也就彻底安心了。”

明台下意识地点头应着,后一想,不对。

“等等,我大哥和我二哥……大姐你是说,他们俩……”他说着,将两手的食指碰在了一起。

明镜看着那手势,点了点头。

“啊!!!!!!!”

这天下午,明家小少爷因为自己一声极为洪亮的“啊”收到了许多怪异的目光。他坐在餐馆里,努力平静了许久才让自己平静下来,随后便陷入了一种不知名的沉思。

半晌,他看向明镜,有点神经兮兮地说:“大、大姐,我小时候虽然总想着,就我大哥那性格,他以后很可能没女孩子要,要是那样,干脆死皮赖脸地跟我阿诚哥搭伙过日子得了,可、可我也没想过这件事儿会成真啊。”

明镜看着他,简直有点哭笑不得:“噢呦,你觉着我是该说你眼力好呢,还是该说你点儿别的呢?”

明台立刻央道:“别别别,大姐,我就开个玩笑。”

明镜拿他没办法,倒也没再逗他,而是很认真地对他说:“他们俩的事儿,我们应该支持。姐姐看得出,他俩是真心的。”

“支持!当然得支持了。”明台赶忙说,“我也觉着他俩在一起挺好的。就我大哥那性格,哪个姑娘受得了,也就我阿诚哥能忍着、受着。再说,他俩在一起,阿诚哥还能管着点儿大哥,我也省得老被他骂了。”

“你这孩子,能不能说点儿好的啊。”明镜说着,在明台大腿上拍了一下。

明台马上堆起笑脸:“我想起来了,有句话说得特别好。”

“哪句话?”

“‘肥水不流外人田’嘛。”




Notes

- 香蕉西葫芦是一种黄皮西葫芦,味道应该和西葫芦没什么区别。

- Confit Byaldi是这样一道菜,有时候不放西红柿片:




让我冒昧地艾特下亲们吧。更新啦~

 @做枚傻瓜 快乐吃瓜  @naruto6471  @白露未晞  @如此许谁向我看  @夏  @洁   @苏檀  @ranran  @糯糯糯米慈  @泽先生  @三角窗外  @玖君  @ppmm  @龟宝之姬  @大号米虫  @桃子小公主  @二二   @吃饱等饿 




评论(38)
热度(132)

© Nocturne 寄余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