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AU] 时间的转角

- 主楼诚,有台丽

- 一个有语言、美食和艺术的日常AU

注:这章大部分都是台丽23333



05. Bon Appetit


这一日,Le Coin du Temps的气氛显得有些紧张。

早上7点,后厨便开始忙碌起来。主厨在确认过菜单后,副主厨就带领其他人按照菜单检查食材,进行前期准备工作。9点,皮埃尔在检查过最后一批刚刚运到的牡蛎和龙虾后,给了一直在店里进行协调工作的明楼一个确定的眼神。

明楼这会儿泡了杯咖啡,来到皮埃尔身边,不紧不慢地用法语说:“放轻松。你又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了。何况这次负责早午餐烹饪的又不是你。”

他说着,把那杯咖啡递到皮埃尔跟前:“现磨的。要不来点儿?”

皮埃尔摆了摆手:“就算我不负责烹饪,最后上菜前的检查工作还是需要我来做的。喝这个会影响我的味觉。”

明楼收了咖啡,笑了:“你对我们的副主厨就这么没信心?”

“不。我很信任她,她很有天赋。”皮埃尔说,“但毕竟,这次我们招待的客人并不普通。”


Le Coin du Temps今日招待的客人就是刚刚到访中国的法国新任文化部长。一周前,王天风给明楼打电话,说这位新任部长还在法国时,就留意到夏季发行的中国版红色指南上,有家位于北京的两星级法式餐馆,而且主厨从前在巴黎时,还是他常去的星级餐馆的副主厨。所以,这次来北京,他也非常希望能来店里一尝究竟。

在大致了解情况后,明楼接受了预约,并与餐馆的主厨和前厅经理一起,制定了菜单和礼宾方案。不过这一次,王天风那边儿的要求也不简单。

根据部里提供的信息,这位新任部长对他的前任十分不满,刚上任不久就曾在正式场合多次对其作出隐晦批评。然而,尽管前任部长任职期间行事风格非常独特,言辞时常令人瞠目结舌,但作为极少数活跃于法国政坛的亚裔女性,前任部长还是非常重视法国与欧洲以外其他国家的文化交流与合作的,也正是在她的推动下,两国于年初合作开启了一项文化创意产业人才培养计划。

本来,这一计划已基本谈妥,可就在正式实施前,法国内阁改组了。新任部长虽会继续执行计划,但他本人对中国文创产业的年轻人却似乎没什么信心,并且认为前部长借计划作秀的嫌疑更大。中方担心新部长对计划的执行不够重视,最终影响合作成果,因而在他上任后,特意邀请他来到中国,并安排了一系列活动,让这位部长有机会深入了解中国文创领域的年轻人。考虑到此次行程的主题,部里希望Le Coin du Temps的早午餐也能传达同样的讯息。


早上九点半,Le Coin开始营业。不过,虽说是正常营业,但也只是装装样子。考虑到安保问题,餐馆一周前就取消了当天的所有预约。九点半营业后,侍应也向直接到访的客人解释了情况。现在坐在店里的,就基本是明楼找来的知根知底的朋友和中方的一些人了。

明台就是其中被抓包的一个。明诚今天一天基本都在导师那里,没时间来应援,况且这么无聊又浪费时间的事,明楼才不舍得让明诚来做,所以,这几日暂时住在老房子里百无聊赖的小少爷,就成了大哥的下手对象。

这会儿,他正坐在离法国部长预订的就餐位置不远的地方,喝着咖啡,吃着一盘黑松露炒蛋,没过多久,就听到店门口有了些嘈杂声。他探头向声音传来的地方望了望,发现这回来的人还真不少——除了法方一行人外,中方也来了不少人,随行其中的还包括翻译司的两位年轻翻译,以及他们的司长王天风。

明楼在向新任部长介绍过餐馆创业史后,便引这一行人来到就餐位置。皮埃尔在那里和部长打了个照面,寒暄几句后就回了后厨。趁着侍应服务的间隙,王天风踱到了明楼跟前儿,似笑非笑地打了个招呼。

“没想到呀,你武功尽废后,倒是开了这么家有趣的小店。看来你吃的本事,受多大刺激,也是不会丢的。”

明楼淡淡一笑,睨了他一眼:“王司长若是嫉妒我年收入翻了两番,大可以直说。”

王天风十分惊讶地看了眼明楼,强作淡然道:“别那么多废话了,赶紧安排侍应传菜。”


这顿早午餐可谓创新中不失传统。席间,新任部长大谈法式料理和星级体系,认为红色指南来到中国,将有助于促进法式料理的普及。几道菜后,这位部长面露悦色,聊的内容也更个人化了,而餐桌上双方的关系也明显更近了些。

最后一道菜是香烤扇贝。这道菜将焗烤过的扇贝和其他材料一起放入模具,做出塔塔,而后再在上面点缀黑鱼子酱和薄荷叶,做法简单,味道却浓郁鲜美。不过,吃到塔塔底部的白色蓉状物时,新任部长还是皱了皱眉。

“请把你们的主厨叫过来。”他对侍应说。

气氛一下子凝固了。明台这时坐在稍远处,抱着电脑打着字。他探头向低气压处望了望,不一会儿便见皮埃尔神色凝重地从后厨出来,跟在他后面的,还有一位中国姑娘。

那位姑娘身材娇小,梳着丸子头,厨师打扮。皮埃尔简单沟通后,就将女孩儿引荐给了部长,说这位就是此次早午餐的负责人,也是Le Coin du Temps的副主厨,部长如对哪道菜品有疑问,她可以进行解答。

皮埃尔介绍时,明台和这位新任部长一样,都感到十分惊讶,就在他有点坏心眼地打算看好戏时,部长用法语对女孩儿说:“这道烤扇贝,味道非常不错。但我不明白这些垫在底部的白色东西是什么?它们吃起来口感绵软,味道浓郁,可我确定这不是法国菜常用的食材。我希望你可以解释一下。”

女孩儿微微一笑,用法语答道:“是豆腐渣。”

听到这个词时,明台在一旁瞪大了眼睛,不过女孩儿在不远处解释道:“其实,即使在中餐里,豆腐渣也是非常不起眼的食材。但就是这样一种不起眼的食材,却可以同时吸收各种不同食材的味道,将其融合,创造出新的味道。这就是豆腐渣的神奇之处了。”

王天风将这段话简要翻译后,中方领导马上反应过来,借题发挥,就着这道菜,聊起了中国的年轻人,说他们或许看着并不起眼,却有着非常强的学习能力,可以不断吸收、融合和创新,希望新任部长能够多了解他们一些,对他们保持信心。

“这可是越来越有意思了。”部长喝了口香槟,问刚刚解释菜品的女孩儿,“这顿早午餐都是你做的?”

“菜单是我定的。准备过程中,我们的主厨皮埃尔先生也给了我很多宝贵意见。菜品的制作则是由餐馆内几位年轻厨师一起完成的。”


事情总算有惊无险。这位部长随后借着话题,和中方聊起了目前的合作计划。不过这会儿,明台觉得自己好像有点儿不对劲儿。刚刚那一幕中,女孩儿的一言一行,一颦一笑,现在还在他脑海里闪啊闪。他摸了摸自己心口,又摸了摸脸颊,完了,烫的。

似乎有什么东西,就在刚刚短暂的几小时里,悄无声息地在他的心田绽开,迅速蔓延开来。

早午餐结束,明楼送完客人,回了前厅,明台见了,赶紧拉着他问道:“大哥,大哥,刚才那个神勇的姑娘是谁啊?”

明楼看了看他:“‘神勇’?你这是形容女孩子的词吗?”

“那‘临危不乱’‘巾帼不让须眉’总行吧。”明台央着,“你就告诉我她到底是谁嘛。”

明楼没办法地叹了口气:“你这么毛毛躁躁的,待会儿就算我介绍,人家也不一定理你。”

明台“嘿嘿”地笑了:“不会的。在女孩子面前,我向来都很注意礼节礼貌。”

正说着,刚刚那把清甜的声音响起了:“明老师,我刚才法语说得还行吧。”

“行。”明楼点点头,温声说,“就是有少量的语法错误。不过,对于像你这样学法语还不到两年的人来说,已经很不错了。”他说着,把明台拉了过来,“你前段时间不是想找个口语陪练么?找他就行。中英双母语,法语也不错,保证随叫随到,还是免费的。”

明台用一副“你说的这是我吗”的表情看向明楼后,赶忙微笑着向女孩儿作自我介绍:“你好,我是明台,明楼的弟弟。”

“于曼丽。”女孩笑着,伸出了右手。

两人握手后,明台主动加了曼丽的微信,并且表示如果曼丽愿意找他练口语,他保证随传随到,费用全免。这感觉虽然有点打脸,但明家小少爷觉得非常值得。明楼走后,他们又聊了一会儿。不过就在明台感觉谈话渐入佳境时,却被一个电话打断了。

撂下电话后,明台的神色明显有些凝重。他抿了抿嘴,对曼丽说:“今天真的很高兴能认识你。本来还想多聊会儿的,可我现在有点急事得处理。咱们……有空儿微信联系。你什么时候想找我练口语了,我就去找你。”

“那好,你去忙吧。我们后厨一会儿也得开个会。有什么事,咱们以后微信聊。”


下午,曼丽调休,很早下了班。她在三里屯逛了会儿,却无意间在人潮中,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那人此时在一盏路灯下来回踱着步,像是在打电话,他的眉心紧蹙,神情冷静又有些焦急,手里的烟留下长长的烟蒂,好像只是点着,却完全没有抽。

那个人就是她刚刚见到的明台,却又有点不像刚刚的明台。意识到这一点,曼丽有些犹豫了。她在马路对面站了一会儿,没有过去,也没有离开,不料对面人打完电话,一转头就看到了她。

“你下班了?”明台三步并两步,穿过马路,来到曼丽跟前。

“嗯。我今天调休。”曼丽顿了顿,“你刚才……还好吧?”

明台看了看自己的手机,很老实地笑了:“没事儿。有个投资人,之前约了好久,本来说下午来的,结果又说不来了。没办法呀,往后只能跟他接着慢慢儿磨了。”

“好事多磨嘛。”曼丽笑了。

明台点点头:“对了。你忙么?不忙咱们喝一杯去。”

“那你跟我走吧。我知道一家不错的酒吧。”


那是三里屯附近一家颇有名气的酒吧,弄堂一样细长的店面里,只有酒柜、吧台和一排供客人坐的高脚椅。两人去的时候,店里人还不多。他们在酒吧的紧里面坐下,曼丽点了杯血腥玛丽,明台要了杯日出。

“今天真是有惊无险。”她放下背包,伸了个懒腰。

“何止‘有惊无险’,这么复杂的场面,你都那么镇定,应付自然,简直厉害。”

曼丽摆了摆手:“都是你大哥计划好的。就算出什么状况,也有皮埃尔先生和他顶着。”

明台听着,倒是一点也不意外。

过了一会儿,曼丽问:“你和你大哥一样,也是翻译吗?”

明台喝了口酒,摇了摇头:“确切来说,我最多算是个自由文学笔译。不过现在,我一年可能也翻不出一本小说,因为大部分时间都放在我那家艺术留学公司的运营上了。”

曼丽不解地眨眨眼:“你这么好的条件,为什么不做翻译,却要做留学呢?”

“你这么好的条件,为什么不做翻译,却要做留学呢?”明台复述。

“唉,我问你呢。”

“唉,我问你呢。”他继续复述。

“你这人……烦不烦啊。”

“你这人,烦不烦啊。”明台说着,笑了,“因为对我来说,翻译这份工作就是这样的。

“我和我大哥、二哥不同,来到明家之前,我和父母生活在英国。我父母搞外交的,我从小就跟着一大群英国小朋友一起长大,所以打记事起,我就会说两种语言了。后来我爸妈出车祸去世了,我被明家收养。来到明家后,大哥为了保持我的语感,一直跟我说英语,上小学后,又开始教我法语。所以你看,中文和英文对我来说其实没什么区别,如果我要做口译,我的生活就会变成刚才那样,那我一定得烦死。”

“那为什么选择做留学呢?”曼丽问。

“因为我从小就不喜欢在中国上学呀。”明台笑着说,“我那时候就觉得,一定还有很多孩子和我一样,在国内的教育体系里找不到自己的位置。当然,现在我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不过这个行业我越做,就越觉得应该做下去,因为我觉得我做这个,至少可以帮到一些人。”

“比如?”

“比如,我们公司指导学生准备申请海外艺术院校作品的老师们。他们学成归国后,发现很难在如今的艺术圈立足。那是因为国内艺术圈和娱乐圈差不多,大部分资源和人脉都在本土几大院校教师和校友手里,他们想要站稳脚跟,有所发展,就得另辟蹊径。

“设计行业现在已经市场化得很厉害了,海外毕业的设计师在竞争中也相对有利。但艺术行业,情况还是很复杂。我能做的,就是在他们默默耕耘时,给他们一份稳定的工资,让他们在教学的同时,能有足够的时间和空间去做自己的创作,经营自己的工作室。之后,我们会再策划些展览、活动,让他们有可能获得业界和媒体更多的关注。这几年,我们支持了很多年轻的艺术家和设计师。有的人出名了就走了,有的人走了又回来,还帮我们介绍了不少学生。

“对,还有学生,很多有才华,却在国内被误解和埋没的学生;很多有天赋,却因为费用问题,无法接受同水平教育的学生。我们都在用各种方法为他们提供帮助。”

曼丽听着,笑了,调侃道:“是提供帮助了,费用也没少收。”

“我那是劫富济贫,拿土豪的钱给家境不好却非常优秀的学生做奖学金,顺道自己再赚点儿。”


又过一会儿,明台说:“对了。我说了这么多,你也说说自己吧。”

“我?”曼丽淡淡地笑了,“我没什么可说的。就是……看着你们一家人,挺羡慕的。”

明台稍稍歪头看她,像是在问“为什么”。

“也没什么。你刚才说,你和你大哥不是亲兄弟,好像你二哥和他也不是,但我觉得你们关系真挺好的。明老师平时在店里可严肃了,身上总有种特别强大的气场,弄得店里员工看见他时总会有点儿紧张。可他一接家里人的电话,整个人就都不一样了。

“你二哥前段时间来店里时,明老师就特别温柔。他俩吃完饭离开那会儿,明老师的眼睛好像还红了,一直挽着你二哥的手。”

明台听着,好像有什么事儿琢磨出了梦儿,他轻轻笑了笑,曼丽问他怎么,却只摆手说没什么。

曼丽这时感慨道:“说实话,像你们家这样,不是血亲却胜过血亲的,真挺令人羡慕的。现在多少人家,亲人之间相互算计,反目成仇,想想也是讽刺。”

她抿了一口自己手里的血腥玛丽,幽幽地说:“我就没你那么幸运了。父亲早年心脏病过世,母亲改嫁。她有了儿子和新家后,就没我什么事了。养父心好,给了我一笔钱,让我学自己想学的东西,母亲反而忌惮我和养父之间有什么。”她冷笑一声,“真是荒唐。”

那一刻,浮现在明台脑海中的第一句话是“你有我呢”,他惊讶之余,赶紧打消了这个念头,而后说:“哎,家里不靠谱,遇上靠谱的朋友、师长也行的。我看得出,皮埃尔先生和我大哥都挺欣赏你。”

“这也是为什么,我现在特努力地学习厨艺和法语。希望以后有机会,能去法国深造。”

明台笑了:“我支持!等你什么时候想去了,学校、奖学金、签证我帮你办。”

“那先谢了!”曼丽说,“不过,以我现在的实力,恐怕还得再工作个两三年。到时候再看吧。”

“有梦想,总是好的。”明台说着,想起另一件事,“对了,你会做蛋糕吗?”

“会啊。我来Le Coin前,就在一家酒店甜品部工作。”

“那太好了。过几天,我们有位老师过生日,我们组织了个小型生日派对,想订份蛋糕,再来点cup cakes。”

“行啊。你回头微信我具体要求就好。”

明台有些腼腆地笑了:“我其实没什么要求,就是希望你也能一起参加派对,顺便来我公司玩玩儿。”

“好啊。”


两人就这样有说有笑,即使夜色渐深,也不曾留意。离开那间酒吧时,巨大的黑色夜幕下,已有了几点星光在闪烁。明台为曼丽叫了车,目送着那辆车消融在繁华的车流中后,才美滋滋地离开。这个下午,他遇到了不小的失落,却也碰到了意外的欢喜。不过这时,明楼却正为着几件事,心里闹着小别扭。



Notes

- 香烤扇贝参考日剧《Gu·Ra·Me~总理的料理番~》


让我冒昧地艾特下亲们吧。更新啦~

 @做枚傻瓜 快乐吃瓜  @naruto6471  @白露未晞  @如此许谁向我看  @夏  @洁  @月见_tsukimi  @苏檀  @ranran  @糯糯糯米慈  @泽先生  @三角窗外  @玖君  @ppmm  @龟宝之姬  @大号米虫  @桃子小公主 







评论(35)
热度(116)

© Nocturne 寄余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