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 一个小职员的出走

- 现代AU,偏商业背景

- 有原创人物

- 大概就是一个生活在有他们的世界里的小人物的故事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吃完晚饭没多久,张梦启就收到微信,明楼要他在北沿西边那排木槿树下等他,不过张梦启赶到时,那里还没人。


夏夜的后海有种说不出的感觉。那是都市陌生又熟悉的悠闲,是喧嚣里侥幸的宁静。晚风拂过湖面,树便在那风里飒飒地响,空气里跟着就飘起了阵阵木槿花香。


张梦启站下树下等了一段时间。接...

[楼诚] 一个小职员的出走

- 现代AU,偏商业背景

- 有原创人物

- 大概就是一个生活在有他们的世界里的小人物的故事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再次醒来时,窗外天光正亮。张梦启揉了揉自己太阳穴,坐起身时仍觉得有些恍惚。


谁能想到,自己的直属上司、明氏集团二公子,那个对于他们这些小职员来说神一般的存在,竟然是自己这些年最聊得来的网友。


能有这样一位朋友,张梦启感到既兴奋又荣幸,但同时他也明白,他们的交往仅限于他们的交集...

[楼诚] 一个小职员的出走

- 现代AU,偏商业背景

- 有原创人物

- 大概就是一个生活在有他们的世界里的小人物的故事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明总和诚总之间的不和似乎愈演愈烈。不是那种明枪明箭的,而是静水流深,暗潮汹涌。


这种才最叫人难受。


明氏审时度势的年轻人开始站队,早先因为进入精英部门而优越感爆棚的青年也有不少私下里抱怨自己被坑了的。那些年轻人开始费尽心思、不惜周折地去搭明总的关系,哪怕最后搭上的,不过一些细...

[楼诚] 一个小职员的出走

- 现代AU,偏商业背景

- 有原创人物

- 大概就是一个生活在有他们的世界里的小人物的故事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周六晚上,张梦启去簋街赴约。


见面的地方是这条街上一家没什么名气的小餐馆,即便如此,用餐时段,这家餐馆外的人行道上还是挤满了等位置的人。


一进店便是一股浓烈的麻辣味儿。张梦启在餐馆弥漫的薄薄油烟里四处张望,许久才在一角的餐桌旁看见他要见的人。那人看见他,冲他招手,叫他过去。张...

前几天收到的书,因为一直忙,都没来得及弄个Repo。

特别喜欢这本书的装帧,淡雅沉稳,蜿蜒的曲线如长河,如长路,如时光的流淌,也如故事所勾勒的漫长变迁,以及主人公间绵长的情感。能够看到自己喜欢的文装订成书,能够将自己喜欢的书捧在手中,真的是件特别开心的事。

收到来自太太的明信片时,也是特别欣喜和荣幸的。 @雨柠 太太,很高兴在想象浩渺的世界中与你的故事相遇,在茫茫人海与你相识。

再次向太太和你的《三十年》表白!

最后,两年时间,心在,人在,爱在,就是最美好的事了。虽然我更新愈少,工作渐忙,但能写我还是会写一点,争取和太太们一起,让这份美好继续下去。

读《三十年》有感

不太会写文评,所以只能写写读过故事后的感受。寥寥数笔,终究无法说尽这其中的可贵与精彩,还望 @雨柠 太太见谅。


读《三十年》有感

记那份无声的勇敢与温柔


初见《三十年》,不难想见故事发生的时代背景,甚至不难想见这个故事里的明楼、明诚,还有明台会面对和经历什么。然而,“三十年”又仅仅指代一段时间、一个时期,甚至它所指代的时期具体是哪一个,都还需要借助楼诚文特有的语境,才能确切向读者传达。雨柠太太没有借助标题,给予这个故事和它所描摹的时代一个特定的基调,而是悄然无声地在凝练的时间状语背后,置下一片寂静的留白。而这片留白,我想,应是源自她的审慎,也源...

[楼诚] 知味

- 一个没能蹭上楼诚深夜60分“你看,大晴天”的番外

- 以我的速度,应该也蹭不上

注意:有原创人物,涉及特殊历史时期,楼诚出场量不多,有点虐


番外

雨过天晴



清明节前,陈安澜随父亲和谢斌回了趟老家。


那片太湖边上的土地,尽管被父亲和叔伯们称为故乡,但对于像陈安澜这样,从小在上海长大,本科毕业就去了法国的晚辈来说,它倒更像是一个贮存于长辈们话语间和记忆中的地方。这个地方让陈安澜感到亲切,但有时又让他觉得陌生。更何况自从七八年前祖父母相继去世,他就很少再去了。


再次回到故乡,陌生的感觉很自然地应运而生。这倒不是因为...

[现代AU] 时间的转角

- 主楼诚,有台丽

- 一个有语言、美食和艺术的日常AU



番外一

那些,我想对你做的事



明楼醒来时,明诚还睡着。


四月的阳光明媚而温暖,洒在他们此时盖着的薄被上,映出一层柔和的光。他看了看床头的小闹钟,快九点了。


从日内瓦回来的第二天,他们都还没把时差倒过来。前一日晚上两人躺在被窝里聊天,怎么都睡不着,这会儿日上云端,又谁都起不来。他们睡得都不太好,一闭眼,梦里还尽是三天前参加最后一场国际会议同传工作时的一幕幕。


在瑞士工作的一年里,他们克服了一个又一个困难,接受了一次又一次挑战。两人如今的专业水...

[重发] 短文翻译:死之阴影,生之博弈

前段时间整理博客(删文)后发现,自己把之前一篇翻译练习误删了。一年前的稿,拿出来时看了看,又改了改,再贴回来。记得去年也是这样的时候,我看着tag感到烦躁,开始翻文,没想今年校对,也是如此。哎。


死之阴影,生之博弈

文靳东


The Shadow of Death and the Game of Life

By Jin Dong


Whenever looking over a script, a novel, or catching a brief sight of a story accidentally, I will always explore its meaning...

[楼诚] 知味

- 一个八十年代美食老年日常 

- 一个迷弟的成长史 

注意:有原创人物,背景略特殊


七、少年中国


多年以后,当年的四个青年都已鬓角斑白。他们依然是非常好的朋友和合作伙伴,但也有了各自的事业和生活。


李建国靠当年做陈平的投资人赚得锅盈碗满,前些年退休后,他就享起天伦之乐,一年里有小一半儿的时间都在加拿大,和儿子一家一起度过。包小凡九十年代末成了国家特级红案,谢斌那时则远赴法国,学习法式料理和融合料理。二人如今都已小有名气,谢斌回国后,他们更是共同运营起一个高端餐饮管理团队,专门为国内的高级酒店餐饮部门...

[楼诚] 知味

- 一个八十年代美食老年日常 

- 一个迷弟的成长史 

注意:有原创人物,背景略特殊


六、遥远星球的光


初冬的北京,天还很蓝。嗡嗡的鸽哨在空中一绕绕地打着旋儿。


胡同外一条不算宽敞的街道上,环卫工人赶在人们上班上学前,将扫开的落叶堆成了一个又一个的垛,垛与垛之间留着距离,一垛烧得差不多了,另一垛又起了灰蒙蒙的烟。


不多久,声音就多了起来,自行车铃声和吱呀呀的车轮声、早点铺里小贩的叫卖声、早起上学的孩子们的嬉笑声,慢慢地,整条街道、整个街区开始变得热闹。城市醒了,准备好迎接寻常又崭新的...

[楼诚] 知味

- 一个八十年代美食老年日常 

- 一个迷弟的成长史 

注意:有原创人物,背景略特殊


五、尘封的答案


上午,阳光透过窗棂,一束束洒在旧式西洋楼梯上。这座楼梯曾见证过许多或愉快、或困苦、或温馨、或艰辛的时光。几十年风风雨雨中,它坏过,修缮过,走过它的人散过,楼空过,但最终会再有人来。如今,它迎来了新的时代,也有了新的朋友:一群在祖国阳光下幸福成长的孩子。


孩子们坐在楼梯上嬉笑,用手中的彩色铅笔和蜡笔,在白卡纸上涂涂画画。他们画完画,再用从课本上新学到的英文词句,在画的上面为家人写祝福的话。...


[楼诚] 知味

- 一个八十年代美食老年日常 

- 一个迷弟的成长史 

注意:有原创人物,背景略特殊


四、岁月里的盐


如果问,对于餐馆经营者和厨师来说,什么最重要,可能有人会说技术、知识、经验,有人会说味觉天赋,还有人会说,对艺术的感知力。但有一样东西,陈平一直觉得很重要,那就是心意。心意决定了一位从业者怎样面对食客,怎样面对手中的食材,也在从业者达到一定精湛水准后,决定了他们真正的高下。


许多年后,曾有一位晚辈问陈平,什么让他领悟到了这个行业的奥秘。陈平说,当你为自己一生中最重要的人准备一餐饭的时候。他说,这一餐饭可能是一桌盛宴,...

[楼诚] 知味

- 一个八十年代美食老年日常 

- 一个迷弟的成长史 

注意:有原创人物,背景略特殊


三、湖底的光


下午散会时,明诚被一位老先生叫住了。


老先生和他们一样,离休后被局里返聘,由于平时工作与明诚多有交集,闲时又爱侍弄个花草,生活里也就自然和明诚走得近了些。


这会儿,老先生拉着明诚,正非常严肃地要同他讨论个问题。


“我呢,平时不爱多事,但这件事我想来想去,还是觉着得问问你。”老先生有些犹豫。


明诚笑了:“没事,您问吧。”...


[楼诚] 知味

- 一个八十年代美食老年日常 

- 一个迷弟的成长史 

注意:有原创人物,背景略特殊


二、蟹与南瓜糊

AO3


Notes

- 这故事更新会比较不定期,主要是我这几个月得准备考个试Orz。更新时会艾特大家,所以大家看艾特就好啦~

- 对Lofter我已经无语了,想发普通的文字版,发了就屏蔽,太难过。T^T


让我冒昧地艾特下大家吧,更新啦~

 @做枚傻瓜 快乐吃瓜  @naruto6471  @白露未晞  @如此许谁向我看 ...

知味

发布了长文章:知味

点击查看

开新文了~!抱歉,刚刚发文的时候出了点问题,还请大家重新点个红心蓝手。

因为和上个故事在基调上稍有不同,我也不是特别确定追上个故事的朋友会不会看,还是冒昧艾特一下,之后会根据留言情况做一些调整。:)

 @做枚傻瓜 快乐吃瓜  @naruto6471  @白露未晞  @如此许谁向我看  @夏  @洁   @苏檀  @ranran  @糯糯糯米慈  @泽先生  @三角窗外  @玖君  @ppmm  @龟宝之姬  @大号米虫  @桃子小公主  @二二   @吃饱等饿  @黯羽 


[现代AU] 时间的转角

- 主楼诚,有台丽

- 一个有语言、美食和艺术的日常AU

大家新年快乐!


11. The Interpreter


自从前些天看过王天风的另一条朋友圈后,明楼的心境就变得有些微妙起来。

那条朋友圈,外人看了可能并不会觉得有什么特别的——无非是王司长近日突然来了兴致,带着司里今年新招的几个孩子去附近餐馆吃了顿饭,合了几张影,又顺便在朋友圈抒发了一下对新人们的期许,以及对翻译司未来发展的期盼。不过,行内人看了却知道,这意味着新一批极具实力的年轻竞争者已然涌现,行业淘汰与分流依然在继续。

其实,和饮食行业相比,语言服务行业算不上纯粹的勤行。当然,勤奋对于哪个...

[现代AU] 时间的转角

- 主楼诚,有台丽

- 一个有语言、美食和艺术的日常AU

注:本章主台丽;


10. Sour and Sweet


下午,明台排练完后便去了Le Coin du Temps。他去店里,是为了预定几天后一顿比较特别的午餐。

在磨了那位投资人几个月之后,明台终于琢磨出他一直抻着不见的原因:这投资人并非对公司没有兴趣,恰恰相反,上半年,他在投资过一部国产动画电影后便得知,经Vanguard培训过的学生中,已有人成功申请到自己母校CalArts的动画专业,随即便对Vanguard产生了很大兴趣。

但如果一定要问为什么,那恐怕就是这人多少还有些贪心——如果他并不...

[现代AU] 时间的转角

- 主楼诚,有台丽

- 一个有语言、美食和艺术的日常AU


09. All Is Well


来到姐姐家门前时,明楼心里想,无论今天发生什么,他都要把明诚带回去,无论发生什么,他们都不要再分开了。

“大少爷来了啊。”

刚进门,阿香便迎了上来。明楼见了,微笑着寒暄道:“阿香好。几个月不见,越来越漂亮了。”

阿香客气着:“哪儿漂亮了,是大少爷越来越会夸人了。”

他们说着,明楼在玄关处换下大衣和围巾,来到前厅时,见阿香这就要去给他准备茶点便又叫住了她。

“阿香啊,大姐和阿诚在楼上呢?”

阿香点点头。

“没发生什么事吧?”

听这话,阿香抬头朝二楼望了望...

[现代AU] 时间的转角

- 主楼诚,有台丽

- 一个有语言、美食和艺术的日常AU


08. 复杂的心情


这天早上,明楼刷朋友圈时看到这么一条:“以前常看网上有人写‘天道好轮回,苍天绕过谁’,我还不信,现在可得信一信了。”

这条朋友圈看着神乎其神又没头没脑,却是出自王天风之手——当然,这个疯子没事儿写点什么莫名其妙的东西都不足为奇——但奇的是,下面还有一排的赞,而且点赞的人不少都是部里的。

明楼看着手机屏幕,眉头微皱,心想王天风这条朋友圈大概是写来幸灾乐祸的,那么多人点赞,恐怕是因为部里某些平日里令人颇有微词的人最近糟了灾,大家趁机发泄下不满。

不过这些,现在都已经与...

[现代AU] 时间的转角

- 主楼诚,有台丽

- 一个有语言、美食和艺术的日常AU


07. Eternal Light


下午,Vanguard的同事们在办公楼后面的院子里办了一场小型派对。

这一天说来普通却也特别。它是Vanguard两位艺术老师的生日,也是那位来自帕森斯设计学院的老师在北京工作的最后一日。中午刚过,明台早前预定的Le Coin du Temps的餐饮服务小组就来到办公楼后面进行布置。这一次,除了餐馆提供的法式料理和现场烧烤外,随小组一同而来的曼丽还带来了精致的生日蛋糕和各色甜品。而在明台向同事以及参加活动的学生和家长们介绍过Le Coin du Temps两星级...

[现代AU] 时间的转角

- 主楼诚,有台丽

- 一个有语言、美食和艺术的日常AU


06. Rebirth


因为下午还有些事,明楼到家时已经快七点了。这会儿,明诚在灶台边正煮着一锅汤。十月中下旬的北京,天气已渐渐转凉,炉火上的水汽凝成白雾,徐徐而升,此刻正轻柔地围绕着那个忙碌的身影。明楼看着,不自觉地凑了过去,明诚见他过来想看自己在煮什么,就舀了一小勺汤放在小瓷碗里给他尝,而后便催促着,要他赶紧洗澡、换身衣服,过来吃饭。

明楼从浴室出来时,晚饭已经摆上餐桌。因为明台下午发了微信,说自己约了朋友,可能得晚些回来,这样一个忙碌过后的夜晚,才总算又全然地属于了他们二人。

“简单吃点吧...

假装在他们的世界走过

前段时间,去上海出了趟差,就趁着下班时间在上海转了转。我们的办公地离思南路很近,晚上下班后,我就沿着那条不算大,相当黑的路一直向北走,其间应该是路过了几个公馆和故居,之后便坐地铁去了静安区。

同事里,有位老上海。聊天时,他也不乏叹息地表示,静安区现在已经弄得有点不伦不类了。百乐门对面是静安寺,中间儿还隔着一个玻璃外立面的现代建筑,想想这画面也的确有那么点微妙。如果资料没差错,图2应该就是76号旧址。愚园路上还有很多日伪“大元”的故居。我去得匆忙,没有好好逛。

说实话,站在那里,看着这些公馆、故居、旧址现在的样子,想象着从前的起落,真的有种说不出的感觉。那种感觉强烈,...

[现代AU] 时间的转角

- 主楼诚,有台丽

- 一个有语言、美食和艺术的日常AU

注:这章大部分都是台丽23333


05. Bon Appetit


这一日,Le Coin du Temps的气氛显得有些紧张。

早上7点,后厨便开始忙碌起来。主厨在确认过菜单后,副主厨就带领其他人按照菜单检查食材,进行前期准备工作。9点,皮埃尔在检查过最后一批刚刚运到的牡蛎和龙虾后,给了一直在店里进行协调工作的明楼一个确定的眼神。

明楼这会儿泡了杯咖啡,来到皮埃尔身边,不紧不慢地用法语说:“放轻松。你又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了。何况这次负责早午餐烹饪的又不是你。”

他说着,把那杯咖啡递到皮埃...

[现代AU] 时间的转角

- 主楼诚,有台丽

- 一个有语言、美食和艺术的日常AU


04. 姐姐

Lofter神™的敏感词,一篇日常都能找到敏感词(怒)。

AO3

石墨


让我冒昧地艾特下亲们吧。更新啦~

 @做枚傻瓜 快乐吃瓜  @naruto6471  @白露未晞  @如此许谁向我看  @夏  @洁  @月见_tsukimi  @苏檀  @ranran  @糯糯...

[现代AU] 时间的转角(重发)

- 主楼诚,有台丽

- 一个有语言、美食和艺术的日常AU

注:性爱描写。


03. 雨夜与河

AO3

石墨


来,让我冒昧地艾特一下亲们,刚刚的更新被吞啦,重发外链,请大家马这个,感谢!

 @做枚傻瓜 快乐吃瓜  @naruto6471  @白露未晞  @如此许谁向我看  @夏  @洁  @月见_tsukimi  @苏檀  @ranran  @糯...

[现代AU] 时间的转角

- 主楼诚,有台丽

- 一个有语言、美食和艺术的日常AU


02. 时间的转角


夏末秋初时的北京,天有时会变得很高,很蓝。趁着天气好,明楼上午约了人谈事,在把明诚送到高翻院后,就开车往南面去了。明诚一早去院里,跟自己的博导报了到,汇报了研究项目进度后,就离开学校,坐地铁往东面去了。

时间临近中午,他中途在新街口站下了车,向东走了一百多米后,就来到一家看着并不起眼,却常年宾客盈门的餐馆前。这家餐馆因为与共和国历史上一位非常重要的人物有过一点交集,开店几十年来,慕名而至只为一尝究竟的食客总是络绎不绝。明诚在这家拥挤熙攘的店里挤进挤出了几回,才算吃上一...

[现代AU] 时间的转角

- 主楼诚,有台丽

- 一个有语言、美食和艺术的日常AU


01. 胡同,西单,少年时


从那条喧闹的大街向东拐,往校园里再走上十几米,一切都变得安静了。

夏末的校园依然大半都是绿色的。道路两侧的杨柳松柏,教学楼前的绿地,还有随处可见的灰色砖墙上的爬山虎,就像一张温和的滤网,将夏日的烦闷与燥热都过滤了去。

他拉着一个尺寸不小的银色行李箱,不急不忙地走在这条久别的林荫路上。身上柑桔、丁香、小豆蔻的味道还在,只是这一路上已经散去不少。银色的行李箱内偶尔发出玻璃器皿碰撞的声音,他回身看去,却并不惊讶。那些瓶瓶罐罐占据了行李箱将近一半的空间,里面装的都是...

短篇翻译:江河万里

未授权,仅一篇练习。

和《绝望的浪漫主义》相比,《江河万里》感觉更难一些,古诗词与中国文学中常见的隐喻都不好诠释,更糟糕的是,我不确定我理解得特别对,尽管我查了参考资料。依然有些我觉得把握得并不好的段落,有时间会再修改。


原作《江河万里》

作者 恋爱脑与乌托邦


Rivers of Thousands of Miles


On a Sunday of the Orthodox Church, when Ming Cheng received a letter from Ming Lou, the night just fell.


The letter...

短篇翻译:绝望的浪漫主义

最近网上的事有些让人心烦,翻篇文平静一下,如果还平静不了,那就再翻一篇。

选这篇镇圈文主要还是从翻译练习的角度考虑的:其篇幅短小,故事完整,适合我这种没时间又低产的人;文字深厚凝练,也特别适合逐字逐句慢慢揣摩。

未授权,仅一篇练习,也纪念我被深深虐到的看文经历233333。有些段落我也不是特别有把握,应该会有更好的表达方法吧,以后想到会再改哒。


原作《绝望的浪漫主义》

作者 恋爱脑与乌托邦


Despairing Romanticism


In 1978, Ming Lou went back to Shanghai to receive a surgery...

1 / 2

© Nocturne 寄余欢 | Powered by LOFTER